從“暈輪效應”開始,到量化偏見的模型

  在認知心理學當中,有一個概念叫做“暈輪效應”,由美國心理學家愛德華·桑戴克在上個世紀20年代提出。其認為,當認知者對一個人的某個特征形成固定的好的或壞的印象之後,其還會對該人其他特征形成類似的推斷。最簡單的比方,當你開始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你會發現它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似乎也有那麼點愛屋及烏的意思。

  

 

  而實際上,愛德華對這種效應持有的是否定的态度。也就是說,從一個局部的印象擴展到整體,很容易産生對某個人的片面理解,由此而産生偏見。

  在此之後,心理學家戴恩也做過一個實驗。他通過給受試者提供不同類型的照片,比如有魅力、魅力中等和無魅力,然後讓其點評。最終那些看起來更有魅力的人會得到更多褒獎的評價,長得越不好則積極的人格評價越少。

  這種以貌取人,就是暈輪效應的最基本體現。

  但問題在于,傳統上人們認為這種主觀印象是很難固定的,畢竟每個人都不同。而最近來自伯克利大學和北京大學的研究人員則試圖在做這樣一件工作:通過建立一個模型,把人們的刻闆印象和不平等待遇進行量化,從而達到可以預測不平等待遇發生的可能性。

  打個比方,小明和小紅都讨厭小花,但小明更讨厭。可是這個“更”到底是多大程度呢?研究人員要做的就是給小明的讨厭程度打10分,小紅打7分。這樣就把人們偏見的程度進行了量化,從而可以對這種心理進行科學研究。

  為了更直白地對人們的表現進行研究,研究人員做了一系列的實驗。其中有一項是心理學中的“獨裁者遊戲”,給受試者10美元,他擁有對這10美元的絕對處置權利。在實驗中,研究人員讓受試者根據給出的信息(職業、國家、種族等)來決定自己會拿出10美元中的多少給對方。結果表明,人們僅僅根據一條信息就給出了不同的金額,比如無家可歸的人受試者平均收到了5.1美元,“瘾君子”則收了1.9美元,“律師”甚至隻收了1.7美元。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還借鑒了心理學當中“熱情”和“能力”兩個因素對人們偏見的影響。很顯然受試者認為律師是非常有能力的,因此不應該得到更多的前;而且受試者還認為愛爾蘭人更熱情隻是能力差點,因此得到的錢要比英國人更多一點。

  

 

  實驗結果表明,受試者通過“熱情”和“能力”對分錢的對象進行分級,與最終給予的錢的數量基本一緻。

  也就是說,通過這種模型的測試,研究人員可以對某人對某個職業、種族、國籍等群體産生何種程度的偏見和不平等待遇進行預估,從而對社會上的不平等現象進行把握和做出對策。該模型确實讓人眼前一亮,但如果能夠和下面這個研究成果結合起來,或許關于人的偏見的預測會更加精準。

  D因素來了,黑暗人格或能給這個模型加點料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人們對某個群體産生偏見的原因或許是認識的片面,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就是刻意要對其進行歧視。在這種情況下,他可能是一個黑暗人格之人。

  人們一般認為,黑暗人格的人往往在道德倫理和社會表現上存在一定違背常理的情況。比如說自戀、變态、自傲、冷酷、腹黑等,這些不同的黑暗性格表現個不相同,但最近有人找到了它們之間共同的聯系,而這個聯系就被稱為“D因素”。

  來自德國和丹麥的研究團隊将D因素的特征分為九個,即自我、馬基雅維利主義、道德缺失、自戀、心理權利、精神變态、施虐傾向、利己主義和懷恨在心。他們認為,基本上擁有黑暗人格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呈現出這些特征,而在某一項特征上集中呈現。也就是說,如果你沾上了這九個特征中的其中一條,你就可以被認為是一個黑暗人格之人;占的條數越多,你就越黑暗……

  還不趕緊對照一下自己到底有多黑?

  

 

  但是,影響黑暗人格的D因素與偏見的量化又有什麼關系呢?

  可以肯定的是,在擁有黑暗人格因素的人身上,偏見行為會得到放大。也就是說,假如一個正常人格的人給了律師1.7美元的話,那麼黑暗人格的人可能會因為對律師這一職業的天然印象(有錢、地位高等)而産生逆反,進而在自己能夠成為掌控者的情況下對律師産生更嚴重的偏見。反映在給錢的數量上,可能就會遠低于1.7美元。

  那麼,問題就在這裡。伯克利大學的研究人員想要将人們偏見的行為量化起來,不僅要建立一個社會上對某一個群體的看法的普遍模型,還要考慮到産生偏見主體的個人因素。而其中的人格就是重要一環。  從“暈輪效應”開始,到量化偏見的模型

  在認知心理學當中,有一個概念叫做“暈輪效應”,由美國心理學家愛德華·桑戴克在上個世紀20年代提出。其認為,當認知者對一個人的某個特征形成固定的好的或壞的印象之後,其還會對該人其他特征形成類似的推斷。最簡單的比方,當你開始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你會發現它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似乎也有那麼點愛屋及烏的意思。

  

 

  而實際上,愛德華對這種效應持有的是否定的态度。也就是說,從一個局部的印象擴展到整體,很容易産生對某個人的片面理解,由此而産生偏見。

  在此之後,心理學家戴恩也做過一個實驗。他通過給受試者提供不同類型的照片,比如有魅力、魅力中等和無魅力,然後讓其點評。最終那些看起來更有魅力的人會得到更多褒獎的評價,長得越不好則積極的人格評價越少。

  這種以貌取人,就是暈輪效應的最基本體現。

  但問題在于,傳統上人們認為這種主觀印象是很難固定的,畢竟每個人都不同。而最近來自伯克利大學和北京大學的研究人員則試圖在做這樣一件工作:通過建立一個模型,把人們的刻闆印象和不平等待遇進行量化,從而達到可以預測不平等待遇發生的可能性。

  打個比方,小明和小紅都讨厭小花,但小明更讨厭。可是這個“更”到底是多大程度呢?研究人員要做的就是給小明的讨厭程度打10分,小紅打7分。這樣就把人們偏見的程度進行了量化,從而可以對這種心理進行科學研究。

  為了更直白地對人們的表現進行研究,研究人員做了一系列的實驗。其中有一項是心理學中的“獨裁者遊戲”,給受試者10美元,他擁有對這10美元的絕對處置權利。在實驗中,研究人員讓受試者根據給出的信息(職業、國家、種族等)來決定自己會拿出10美元中的多少給對方。結果表明,人們僅僅根據一條信息就給出了不同的金額,比如無家可歸的人受試者平均收到了5.1美元,“瘾君子”則收了1.9美元,“律師”甚至隻收了1.7美元。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還借鑒了心理學當中“熱情”和“能力”兩個因素對人們偏見的影響。很顯然受試者認為律師是非常有能力的,因此不應該得到更多的前;而且受試者還認為愛爾蘭人更熱情隻是能力差點,因此得到的錢要比英國人更多一點。

  

 

  實驗結果表明,受試者通過“熱情”和“能力”對分錢的對象進行分級,與最終給予的錢的數量基本一緻。

  也就是說,通過這種模型的測試,研究人員可以對某人對某個職業、種族、國籍等群體産生何種程度的偏見和不平等待遇進行預估,從而對社會上的不平等現象進行把握和做出對策。該模型确實讓人眼前一亮,但如果能夠和下面這個研究成果結合起來,或許關于人的偏見的預測會更加精準。

  D因素來了,黑暗人格或能給這個模型加點料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人們對某個群體産生偏見的原因或許是認識的片面,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就是刻意要對其進行歧視。在這種情況下,他可能是一個黑暗人格之人。

  人們一般認為,黑暗人格的人往往在道德倫理和社會表現上存在一定違背常理的情況。比如說自戀、變态、自傲、冷酷、腹黑等,這些不同的黑暗性格表現個不相同,但最近有人找到了它們之間共同的聯系,而這個聯系就被稱為“D因素”。

  來自德國和丹麥的研究團隊将D因素的特征分為九個,即自我、馬基雅維利主義、道德缺失、自戀、心理權利、精神變态、施虐傾向、利己主義和懷恨在心。他們認為,基本上擁有黑暗人格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呈現出這些特征,而在某一項特征上集中呈現。也就是說,如果你沾上了這九個特征中的其中一條,你就可以被認為是一個黑暗人格之人;占的條數越多,你就越黑暗……

  還不趕緊對照一下自己到底有多黑?

  

 

  但是,影響黑暗人格的D因素與偏見的量化又有什麼關系呢?

  可以肯定的是,在擁有黑暗人格因素的人身上,偏見行為會得到放大。也就是說,假如一個正常人格的人給了律師1.7美元的話,那麼黑暗人格的人可能會因為對律師這一職業的天然印象(有錢、地位高等)而産生逆反,進而在自己能夠成為掌控者的情況下對律師産生更嚴重的偏見。反映在給錢的數量上,可能就會遠低于1.7美元。

  那麼,問題就在這裡。伯克利大學的研究人員想要将人們偏見的行為量化起來,不僅要建立一個社會上對某一個群體的看法的普遍模型,還要考慮到産生偏見主體的個人因素。而其中的人格就是重要一環。  從“暈輪效應”開始,到量化偏見的模型

  在認知心理學當中,有一個概念叫做“暈輪效應”,由美國心理學家愛德華·桑戴克在上個世紀20年代提出。其認為,當認知者對一個人的某個特征形成固定的好的或壞的印象之後,其還會對該人其他特征形成類似的推斷。最簡單的比方,當你開始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你會發現它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似乎也有那麼點愛屋及烏的意思。

  

 

  而實際上,愛德華對這種效應持有的是否定的态度。也就是說,從一個局部的印象擴展到整體,很容易産生對某個人的片面理解,由此而産生偏見。

  在此之後,心理學家戴恩也做過一個實驗。他通過給受試者提供不同類型的照片,比如有魅力、魅力中等和無魅力,然後讓其點評。最終那些看起來更有魅力的人會得到更多褒獎的評價,長得越不好則積極的人格評價越少。

  這種以貌取人,就是暈輪效應的最基本體現。

  但問題在于,傳統上人們認為這種主觀印象是很難固定的,畢竟每個人都不同。而最近來自伯克利大學和北京大學的研究人員則試圖在做這樣一件工作:通過建立一個模型,把人們的刻闆印象和不平等待遇進行量化,從而達到可以預測不平等待遇發生的可能性。

  打個比方,小明和小紅都讨厭小花,但小明更讨厭。可是這個“更”到底是多大程度呢?研究人員要做的就是給小明的讨厭程度打10分,小紅打7分。這樣就把人們偏見的程度進行了量化,從而可以對這種心理進行科學研究。

  為了更直白地對人們的表現進行研究,研究人員做了一系列的實驗。其中有一項是心理學中的“獨裁者遊戲”,給受試者10美元,他擁有對這10美元的絕對處置權利。在實驗中,研究人員讓受試者根據給出的信息(職業、國家、種族等)來決定自己會拿出10美元中的多少給對方。結果表明,人們僅僅根據一條信息就給出了不同的金額,比如無家可歸的人受試者平均收到了5.1美元,“瘾君子”則收了1.9美元,“律師”甚至隻收了1.7美元。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還借鑒了心理學當中“熱情”和“能力”兩個因素對人們偏見的影響。很顯然受試者認為律師是非常有能力的,因此不應該得到更多的前;而且受試者還認為愛爾蘭人更熱情隻是能力差點,因此得到的錢要比英國人更多一點。

  

 

  實驗結果表明,受試者通過“熱情”和“能力”對分錢的對象進行分級,與最終給予的錢的數量基本一緻。

  也就是說,通過這種模型的測試,研究人員可以對某人對某個職業、種族、國籍等群體産生何種程度的偏見和不平等待遇進行預估,從而對社會上的不平等現象進行把握和做出對策。該模型确實讓人眼前一亮,但如果能夠和下面這個研究成果結合起來,或許關于人的偏見的預測會更加精準。

  D因素來了,黑暗人格或能給這個模型加點料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人們對某個群體産生偏見的原因或許是認識的片面,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就是刻意要對其進行歧視。在這種情況下,他可能是一個黑暗人格之人。

  人們一般認為,黑暗人格的人往往在道德倫理和社會表現上存在一定違背常理的情況。比如說自戀、變态、自傲、冷酷、腹黑等,這些不同的黑暗性格表現個不相同,但最近有人找到了它們之間共同的聯系,而這個聯系就被稱為“D因素”。

  來自德國和丹麥的研究團隊将D因素的特征分為九個,即自我、馬基雅維利主義、道德缺失、自戀、心理權利、精神變态、施虐傾向、利己主義和懷恨在心。他們認為,基本上擁有黑暗人格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呈現出這些特征,而在某一項特征上集中呈現。也就是說,如果你沾上了這九個特征中的其中一條,你就可以被認為是一個黑暗人格之人;占的條數越多,你就越黑暗……

  還不趕緊對照一下自己到底有多黑?

  

 

  但是,影響黑暗人格的D因素與偏見的量化又有什麼關系呢?

  可以肯定的是,在擁有黑暗人格因素的人身上,偏見行為會得到放大。也就是說,假如一個正常人格的人給了律師1.7美元的話,那麼黑暗人格的人可能會因為對律師這一職業的天然印象(有錢、地位高等)而産生逆反,進而在自己能夠成為掌控者的情況下對律師産生更嚴重的偏見。反映在給錢的數量上,可能就會遠低于1.7美元。

  那麼,問題就在這裡。伯克利大學的研究人員想要将人們偏見的行為量化起來,不僅要建立一個社會上對某一個群體的看法的普遍模型,還要考慮到産生偏見主體的個人因素。而其中的人格就是重要一環。

聯系方式
  • 地址:珠海市香洲區鳳凰南路1066号揚名廣場2期908
  • 電話:0756-2288955(總機)
  • 傳真:0756-8885500
  • 課程
  • 實用英語口語
  • 零基礎英語
  • 實戰商務英語
  • IELTS雅思
  • TOEFL托福
  • 青少兒英語
  • 關于我們
  • 簡單英語介紹
  • 新聞資訊
  • 免費服務
  • 在線預約
  • 課程資料下載
  • 聯系我們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關注我們

    揚名校區 拱北校區
    Copyright © 珠海市卡簡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粵ICP備18124151号-1 技術支持:綠網科技
    電話:0756-2288955(揚名校區)  電話:0756-8885500(拱北校區)